新基建背景下电气化发展新特点与对策

作者: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

认识新基建的“新”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。价值导向来看新基建是新的发展理念,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,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和绿色。从目标导向来看新基建是“新目标”,是为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。从问题导向看是“新问题”,现在我们遇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产生了新的制约,新基建就是要解决这些新的问题。从结果导向认识新基建就是要形成“新体系”,在经济上要形成绿色、循环、低碳发展的体系。底线思维导向是“新风险”。谈到基建,一般而言具有长期性、基础性、巨大投资工程,这既有利于解决当前问题,而且影响长远,同时作为基建来说有一部分可能还会形成巨大的并且的锁定效应。

新电气化主要是基于以可再生能源为源,以智能电网为体,以能源消费电力化的初步认识。

传统的对电力认识是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电力,长期以来是解决缺电的问题。这时电力的定位是公用性和基础性。近十多年来,我们对电气化的定位包括能源系统的绿色化,如能源生产领域资源配置,可再生能源发展、煤炭的清洁利用。在需求侧来看是能源资源的节约,包括淘汰落后产能。在中间来看就是区域循环经济和产业循环经济的核心,这都在能源范畴。如果再往前看,从新时代来看,未来新的电气化是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,所以说新电气化是由公用性、基础性到能源系统绿色化再到经济社会绿色化和智能化。

在传统的电力工业时期,电网、能源和电力需求相互之间不是完全关联,各有各的系统。但是随着可再生能源发展和分布式发展,它们进行了有效融合包括新基建、新业态。在这个过程里面,储能将改变能源及电力转型的进程和形态,进程就是它的快慢,储能起着重要作用。现在储能讨论的非常多,各个方面都在积极发展。储能对电力来说是有多种用途,如解决秒级的波动性。如果储能能解决季节间的调节,那能源转型和电力转型的情况和现在是大不一样。所以说每一个储能要有自己的应用范畴,但是储能之间也有互相的替代性,不能够只低着头自己发展,还要看周围的发展。

传统的电气化指标,一个是在能源中有多少比重用来发电;二是终端能源有多少用的是电能。新时代电气化的指标如(图一)

之所以提出这五个方面,前面是两个指标电能促进现代化,多用电是要提高人均用电量,尤其是人均生活用电量的比重,它才是真正体现现代化的重要标志;随着电能在能源消费中比重的占比和提高,这时电力可靠性比传统电力可靠性的要求会更高,一旦出现电力短缺或者电力安全问题,它的影响非常大,所以电力可靠性很重要。电力绿色供应,在传统缺电的时候不会考虑电能是不是绿色,但未来既是动力也是目标。

新基建与新电气化共同的特征:低碳发展的方向和动力、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为龙头、为社会创造新的价值—新经济增长(投资、消费、财富)、市场机制的推动是根本机制、新基建引领新电气化,新电气化促进新基建,二者互相融合、需要政府在关键婚介和时点上进行支持、重塑了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、对传统电力体制与机制改革提出了新的挑战。

电力生产方式发生转变,以低碳电力为特征和多元发展、电力用户特性发生转变,以电能为中心的能源消费、电力企业的生产、运营模式发生转变,运行的智能化,电能低碳化、系统灵活化、服务多元化、行业社会化、重塑电力系统。电力系统的要素和功能要重构,电网数字化升级,配电网更加得到重视、重塑社会对电力系统的认识,电力系统-能源系统-经济系统、重新认识电力体制与机制改革,如“三段式”,在传统发、输、变、配、用是线性关系,新基建未来是发、输、变、配、用,储,如果不发挥他们的作用,可能对能源系统、电力系统转型是有影响的,这个改革也是应该与时俱进。

5G基站及数据中心新增电量约5000亿千瓦时、工业、交通、居民电能替代约5000亿千瓦时、电能替代和5G及数据中心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增量约50%、充电桩产业链约有万亿级人民币的市场、高耗能产业用电量增长继续减缓,有些产业为负增长、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约18.5%,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约30%、人均生活用电量年均增长约8%。

首先提高认识,思路决定出路。如果不对现在整个能源经济转型低碳发展引领有一个清醒认识,是不可能做具体决策的;其次要灵活政策,与时俱进调整。再次是市场机制,打破地区壁垒。另外要标准联通,打破技术壁垒。同时要规划融合,打破行业壁垒。最后预防风险,防止锁定效应。对产业界来说这几个方面并不是全部,但是很重要。

(中国能源产业发展年会组委会编辑整理)

相关新闻

    推荐阅读